儒释道三教合一与民间信仰的一些小结论

三教合流,又有「三教合一」的说法。大意指宋明以降,儒教、道教、佛教三家思想相互影响,融会贯通。三教合流,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发展达到了新的阶段。三教合流,盛行于中国民间信仰,中国民间信仰者一般不知道他们信仰的是中国民间信仰,一般自称信佛。

定义
「三教」的说法在东汉时期就已经出现。「三教合流」的说法据说由南北朝时期的医学家、道家学者陶弘景较先提出。值得注意的是,历来许多儒者,如韩愈、司马光均反对三教合一。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道家的全真五祖,王重阳的思想则提倡儒、释、道三教合一,三教同源,劝人读佛门的《般若心经》、儒教的《孝经》,道家的《道德经》和《清净经》。人人可以求仙学道,七十岁学道也不迟,修道者的真师是自己的心神,类似禅宗人人本有佛性之说,如果慈悲清净,就可立刻顿悟。他吸收佛教禅宗,以打坐为修行方法,视酒色财气为修道的大敌,主张在玄理上不立文字,最好不由书面上的字义解释道教玄理,以免受文字束缚。

重阳不重视过去道教的符箓、咒语、金丹。修道宗旨,应是清净(无为)、真功、真行。「真功」就是存神固气,保持清净不动心,使身心安定。「真行」就是善行助人,积德,拯难贫苦有难,导人行善。他劝人修道,认为人生易逝,旧业难消,轮回难避,不修道则下地狱,万劫不复,出家修道则可脱离欲海,消尽业障,超脱轮回,成仙升天。

教学上,重阳对弟子十分严厉,往往以诮骂捶楚的方式磨练,方法更甚佛教禅宗的「棒喝」,超出常人的理解,有信徒因难以忍受而散去。刘处玄即一度不堪其苦而逃遁,重阳羽化时未能立在床边。程朱理学于南宋兴起后,反对声浪渐消,但道家已不复独立存在(道教则于清朝后始衰落),清顺治帝时,佛教禅师木陈忞(道忞)与天主教传教士汤若望在宫中互相传教,最后顺治帝选择了佛教。清朝皇室后来以崇奉藏传佛教为主。纯的佛教亦逐渐转衰。

山西省著名的悬空寺有「三教殿」主殿,内供奉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的塑像。

四大石窟中的大足石刻主要内容就为三教合流。少室山安阳宫主殿洞内祀孔子、老子、释迦牟尼,门上书:「才分天地人总属一理,教有儒释道终归一途。」

中国民间教派三一教即主张三教合一的信仰。

以嘉庆元年(1796)扶鸾著作,署名燃灯古佛所注《金刚经真解》为例,其三教观为:

是道也,在儒谓之中庸,在释谓之宝珠,在道谓之大药。其入门下手工夫,在儒则有忠恕,在释则有慈悲,在道则有感应。其总括而笔之于书,以教天下万世也。在儒则有周易,及大学中庸。在释则有如此金刚,及华严楞严。在道则有黄庭,及道德参同,与一切丹经。其得此金刚不坏之真炁也。在儒则曰无声无臭,至大至刚。在释谓之法身。在道谓之婴儿。而其成功之命名也。在儒则曰圣人,在释道则曰仙佛。……儒者能学孔圣,不必学仙佛,而穷神达化,即是仙佛。释道之所学,虽学仙佛,必无异于孔圣,方成正果。

儒释道三教合一与民间信仰的一些小结论插图

儒道佛三教合一的理论一直是我有兴趣的部分,但是当然不是用乱扯的,而是要去研究各家的内容,然后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相合?

就我的看法,中华文化本体论之中,道家和佛家是很有道理融合的。因为道家有一个非人格化的哲学神学至上神-道,也就是亚里斯多德四因说中的-质料因,也就是休姆/休谟这位哲学经验论者对世界的看法,他认为这个世界如此复杂(道家的道可道,佛家的不可说,西哲的反实在论),如果有一个人格化的神来创造他,那位神的大脑一定非常的复杂,因此这位神的大脑必须又要有一个有很复杂的大脑的神来创造,然后这个神的大脑又要有一个大脑很复杂的神来创造,如此有[无穷后退]的问题。在中西方比较哲学之中,其观点同样算是西方哲学经验论的东方哲学龙树恰好有类似的观点。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休姆虽然认为这个世界是自有永有,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世界是一个泛神论的神(所有的东西就是非人格化神的一部分),而只是一个世界,他是一个被强迫信教的无神论者。但我只指出我是经验论者,老实说我认为世界或许有一个人格化的创造者,但是或许是自然神论的(创造完就不管世界了),宗教的教义宣称自己的神是这个第一因,我是怀疑的,因为要如何证明?幸好儒道佛的鬼神没有这样宣称就是了,因为如此,所以我宁愿选择自己想信的。我并不想否定别人如果认为世界有他的人格化创造者,因为西方认为存在这样的一个超越经验(不可说)的创造者,而中华文化只不过认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超越经验(不可说)的存在罢了。

我也只能说" 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就是不要乱想...。

然而,就佛家而言,佛家所谓的"空"依照不同的宗门有不同的理论,有的说一切都不存在,但是有的认为所谓的空是一种性质,也就是存有所具有的性质。依照我儒释道的解释就是这个世界-道,具有佛家所说的空性。这样就可以以道家的道为本体,并且解释佛家的理论了。举个重要的例子,对中华民间信仰而言很重要的因果关系,在正统中国思想的佛学中,其实不是一定存在的,禅宗认为因果律(佛学因果律,不知是否等于科学因果律)是无法超脱的,也就是不昧因果而不是不落因果。但是原始佛教而言,佛其实是以缘起说来破婆罗门教的因果,因为婆罗门教的因果是无法改变的,连婆罗门教的神也受制于​​因果,打破种性制度的人会无法超生,而佛就破了他们的因果。只不过流传到后世,因果成了民间信仰中的中间信条,其实类似婆罗门教的因果了。因此本体是道家的道,道有什么性质就可以讨论,道有空性我认为是合理的,因为道是非人格神,道具不具有因果这个性质,就可以讨论。

然后儒道佛的问题在于并不是只有一宗一派,不同的宗派存在有分期或是很大的差异,但是就宗教演变/宗教演化而言,这其实是存在于所有的宗教之中的,所以基督宗教教徒在研究圣经时会购买研究型圣经,还要经过神学、读教会历史的训练就是这个原理。不然各种宗教都有他的问题,就向内觅理的儒道佛而言,有人可能靠自己想就以为自己得道或是成佛,认为自己讲的话就是真理了;就向外觅理的西方宗教而言,虽然有人完全依赖宗教经典,但是以自己的意思解释经典中的内容,认为自己解的就是正确的,就是真理,无论是向内觅理或是向外觅理都有可能出现这种唯我论的问题,所以和人理性讨论是很重要的。我在此必须做几个假设。我大可很乡愿的依现在的科学理论为依归,逆推出符合的儒道佛理论,但是这样意义不大,这种行为是骗自己。正因为科学重视证据,有新的证据出现的话可以推翻之前的理论,所以即使以[现在的科学理论]推出一套中华文化神学理论,改天科学的新证据出来,那还不是错了?因此不如做好基础的公设,推出自己所信仰的理论。

PS 也因为科学是重视证据的,所以其他[完全没有证据的东西]自然是无法和他比较的。因为那些东西完全没有证据,只是自由心证。

因此就我而言,我所认为的基本公设有:

  1. 或许对不同宗教而言,宗教的经典是真理,但是由于道可道(道家理论)、不可说(佛家理论)[907篇、872篇]和西哲的反实在论,所以无法轻易了解,所以必须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说,当然一个人看了不适合他的解说之后可能就会没有得到心传,所以看看相关的理论的时候是要小心的。也就是我个人的想法是-或许各宗教的经典是正确的,但是我认为经过后代演绎的解经有他的正确性,而不是有人认为他们在自圆其说的在那边胡扯。(我相信真理越辩越明的人文精神)并且之所以有机会可以了解,就是因为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泛神论的道的一部分),世界是不可说的,我们也是不可说的,所以有机会可以了解。
    也就是说,很多人诟病中华文化的宗教经典是后世改过的,或是后世才撰写的,我想说的是,我认同这种儒释道融合的过程,因为在解释道或是佛时,发现道中有儒或佛的术语可以解释的地方,或是佛中有儒或道的术语可以解释的地方,所以就用后来的术语来解释之前的东西,也就是翻译所谓的用本土的语言解释外来的东西,也就是严复首次提出翻译的三原则「信、达、雅」。所以我认为这个过程是很人文的,并且是追求并且趋近真理的,我所不能完成的我开一个头,成功不必在我,可以由后进完成。当然还要注意上面所说因才施教的问题,对我而言的真理,未必对别人而言是真理。另外就是这个过程有可能理解错误,结果理解错误的版本就取代了原来的版本而流传到后世,这个问题就比较大,诉诸(神秘)经验是一个办法,这个经是后世改过的,但是有效(有宗教奇迹/神迹),所以是valid的经文。也有可能是因为因材施教,所以当代比较适合[当时的人]的版本出现,并且决定了[流传到后世的版本],但也有可能是普遍学界的理解就是如此,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儒释道以外的宗教是由少数宗教人士决定什么是对的,经要怎样解;儒释道则是由多数的学术界来决定经要怎样解,像是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争鸣的情境。少数宗教人士认为对的就是对的吗?我认为后者或许还比较可能是对的,不同的人依据自己的问题得到属于自己所缺乏的而完成真理,是很有人文精神的。[扶鸾著作]比较超自然在这里就不讨论了,我认为像是一直有新讯息传达的先知,而不是只有古书说有讯息而现代没有了。
  2. 道的性质类似唯物论科学所认知的世界(但是不完全相同,因为不可说,佛说世界,即非世界,名为世界)。鬼神由"物"所构成。
  3. 道具有空性(也就是道是禅宗所谓的本体如来藏)。这个本体是[有]还是[妙有](真空妙有,也就是道教上面是否佛教四圣界的层级更高就可以讨论)。
  4. 我不认为有[绝对的佛学因果律](无论是否就是科学因果律(物理因果律系统))。也就是道家的本体-道,不具有"绝对的佛学因果律"性质。(895篇)老实说当初我知道科学目前认为似乎没有绝对的科学因果律[5]时有点小崩溃,但是后来才知道佛家的理论对于是否有绝对的因果律是有不同理论的。
  5. 我相信[中华文化的自由意志]:自由意志未曾出现在宗教经典之中,而只出现在西方神学的理论之中,而中国民间故事中,可以看出自由意志算是基本假设。当然中华文化中有的故事也是有宿命论的观点,只不过我不是持有该观点的人。既然有2这个公设,是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意志的,但是在某个比较高的层面还是可以存在自由意志,譬如说我们行为受我们之前的先天和后天经验所影响,在当时我们行为当下的先天加上后天,还有当时的精神状态(像是喝酒或是路西法效应[4]),依科学因果律我们做出选择,这个过程是有一定自由的程度,但是先天和后天都无法选择,所以自由意志在我的看法中不是最基本的,但是在比较高的层级中会出现的性质。

然后以下是我持有的立场:

  1. 我认为有物理学以外的绝对时间,海德格的版本(存有): 如同923篇,但是只是直觉,我并不想做什么解释。物理上的时间不是基本的物理量。当然1不存在并不影响下面。
  2. 对于道家的本体-道的一些看法。见886篇、894篇和后来的910篇
  3. 宇宙的起源(910篇):起源前是否算是"道"是一个问题。
  4. 对于理性论有局限的辩护见924篇。然后文章的最后我把理性论给了一个经验论的来源。因为感知需要在脑中成像(观念),因此是接触到物体(经验),经由演化才在脑中形成对应某类物质的观念。(对气味分子感觉到气味、对物质产生触觉...等。)
  5. 我并不是很清楚道家和佛学的理论,但我认为中华文化的佛学算是经验论者,像是佛所说的"十二入处即是一切"和龙树的中论...等,我自己思考后的结果我也算是经验论者(856篇),虽然这世界上应该没有纯的经验论或是纯的理性论者,目前的科学算是两者的综论(synthesis)。佛经其实在我看来除了一些神话故事或是信徒所认为真的发生过的事情,其中​​不少内容都像是以逻辑(智慧/慧解脱)在讨论一些事情,所以我才在上面指出我认为这种后代的讨论是valid。只不过他们认为的智慧是解脱方面而不是科学方面。在924篇中,虽然我不知道是否有我们没办法知道的东西,但是因为我是经验论者,所以我推广了假设有"灵环境"存在的情况。依这种经验论的假设可以推出自由意志并非存在于基本层级,而是比较高的层级,见912篇。无论何种宗教,宗教奇迹(神迹)和宗教经典记载必诉诸经验(Ex. 修行经验)。但既然为经验论,是否所有的经验都可以当作宗教奇迹?否也,以印度人为例,印度人很优秀的此等经验和印度教经典中神迹经验的记载差很多的。前者非神迹;后者为神迹。
  6. 但是推到最后发现其实理性论还是有所局限,所以我引入一个超自然的情况来解释,也就是可以藉由得道或成佛来克服,如燃灯古佛所言。也就是向外觅理它的局限,人无法走遍全宇宙,如果内在通外在,那向内觅理(理性论)反而是唯一可以没有限制的方法。原理如上所述。但是不要问我怎样做到得道或成佛,我本身只是一个爱乱想的凡人。或许和禅定力有关?
  7. 我也重新以道的公设,推导了儒家的德性,见913篇、897篇、898篇、899篇和908篇。
  8. 儒家知识人的责任914篇、922篇
  9. 关于物质是藉由科学理论所推出的各种末日,依我的理论,鬼神佛的世界是"物"所构成的(889篇),但我并不希望很多人心灵的依归会随着物质世界的毁灭而毁灭,那就只剩下两条路,第一条就是引入两个世界的理论,第二条就是推广"物"的性质。"物"具有某种性质,以至于虽然他是一个世界,但我们目前科学认知的世界毁灭之后,鬼神佛的世界并不会被毁灭。涅槃和六师外道中的灭断空(被当成唯物论者)是不同的,哪里不同我就不清楚,或许是关键-到达涅槃的人会到同一个地方之类的。
  10. 并且鬼神佛有影响我们科学世界的能力(863篇)(新补充:无论是否有因果律的存在)。

201805210017

如果爱因斯坦的理论是正确的,那就是一个科学决定论的世界,未来已经决定好了,和过去一样并没有比较开放,那我的公设-[中华文化的自由意志]就是错误的了!但是这也没有办法,我已经明确的指出,这个自己的立场是选择的,并不是依可能的科学理论来选边站。

爱因斯坦为什么坚持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而不相信量子力学的机率性质呢?当然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理论如此所以选边站。但我认为应该不是如此的,爱因斯坦除了在科学贡献之外,其实是很关心社会发展和世界和平的,可以参考他生前最后一年出版的自选集2016年华文版<<爱因斯坦自选集>>(原名<<观念与意见>>),他应该是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痛苦与犯罪是不得已的,是科学决定论的,所以他才如此坚持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

因果律在哲学上来说(哲学因果律)是有很多种的,譬如在统计学上的因果(统计学因果律)就是一种非绝对性的因果律,因此如果科学验证存在绝对的科学因果律,并且这个因果就是婆罗门教的因果,那我的公设也就错误了,这个世界或许就类似民间信仰发展出来的因果观念。如果科学验证这个世界上没有因果律(绝对的科学因果律),那或许可以比照统计学来建立非绝对的因果关系。也就是上面所举的自由意志的层级的类似例子-在最基础的层级中并没有自由意志这种东西,自由意志是存在于比较高层级的东西。我要说的是-在这种情形之中,最基础的层级中并没有因果律这种东西,因果律是存在于比较高层级的东西。

我所举的自由意志和因果律存在于比较高而非基本层级的例子我想要以比较容易理解的例子解释,就是心理学中需求的例子来解释。心理学中的人本存在主义心理学认为人是有需求的,但是现在的主流认知行为主义则认为需求和压力是脑子想出来的,其实是可以没有。因此人可以选择放纵自己的需求或是放下自己的需求,则会将自己放在不同的层级之中-凡人与觉者的不同层级。

201805210923

然后,命运也是同理,我是不清楚如果有因果和命运的话,无论是绝对或是不是绝对,哲学中的因果和命运是否如同古典物理/经典物理中命运由因果决定-科学因果决定论?但我认为绝对的命运是不存在的,所谓的命运是"非绝对的命运",这或许对有的人很难接受,因为有的人总希望未来的命运是已经决定的,或是大概有一个方向的,因为他们无法完全规划自己的未来,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接受虚无主义,所以我想要引入<<了凡四训>>的观点,虽然我认为没有绝对的命运,但是命运是很难改变的,难到几乎无法改变吧!所以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的命运是好的,就顺着他吧!如果虽然如此认为,还是认为可以更好,就在这个命运的基础上试着去改变,能改变更好,不可改变也进可攻退可守。如果认为自己的命运是不好的,也一样在这个不好的命运的基础上去改变吧!也就是[造命]的观念。也就是对于不同的人而言,真理是不同的,对于一个对未来不安的人,他的真理是告诉他有一个他可以依靠的命运;对于一个过度迷信命运的人,他的真理是告诉他没有命运,因人而异,因才施教(如此一来,的确有可能一个人写的东西对他自己而言不是真理,但是对别人而言是...。)。[每个人]加上[他所不会的一切]就是[完整的真理]-[道],因此[道]是存在的,并且可以得到的(成佛和得道是否是相同的东西就要讨论)。所以喜欢算命,或是算过认为自己的命是好的,或是相信有神明在保佑自己的命运,那就去信吧!但是加上自己可以改变的想法吧!但永远要记得有开放的心胸理性和别人讨论,不要变成自以为得道或成佛,或是上帝代言人了!

201805232301

简而言之,我相信儒释道理论、我是经验论者,并且我对经验论做了一些修改、我相信中华文化神学、我相信因果关系,但是认为可以超脱(因为不是基础性质)、我不相信绝对的命运(可以造命)、我是中华文化自由意志主义者、我是类似灭断论(唯物论)但又不一样的理论者、我认为真理对人人不同,但是仍然有一个完整的真理(道),我是很喜欢禅宗(儒释道的汉传佛教)理论的,但是我不完全相信。

以上只是算个2018年中的小结,当然还要继续看相关书籍和资料。很感恩在后医没有考上之后认识了很多专精于中国哲学/中国思想的网友,很多是专业等级,或是业余但是很具有系统性的网友,自己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这是我在阿嬷去世之后想要做的事(现在社会的经济体系显然不重视这种伦理),虽然很多篇文章是一个主题一阵子想好的,但是事实上很多时候是有一些想法,但是因为没时间整理出来(有些有纸本草稿),结果别篇(或别的系列)先整理出来的,有些机遇的成分在其中,很多伟大的作品像是司马迁的史记是在颠沛流离之中完成,儒家的孤臣孽子理论良有以也。重要的是在维生的同时坚持自己的工作。这篇小作品就献给我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那辈的长辈。我觉得以后的小孩其实很可怜的,年轻人买不起房,薪水涨不过物价涨,也因此晚婚甚至不婚,或许祖父母与外祖父母就来不及和孙子或外孙相处就去世了,结婚以后双薪家庭父母也没有时间与小孩相处,连带着和父母的关系也不亲,可以说是伦理崩坏了!比起我们这一代可以说我们算是很幸福了。另外,我很欣赏的作家六月要出本书,因此我特别赶在六月前完成这篇我今年中的结论。

写完以后刚好查到的资料:

《大般若经》,全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大乘佛教经典,为宣说「诸法空相」之义的般若类经典汇编,并广述菩萨道的甚深见和广大行[1]。﹐大概成书于公元前1世纪左右﹐其他各会是在以后几个世纪中成书的[2]。

「般若波罗蜜多」,意译为「智慧到彼岸」,此经主旨在阐明万事万物都出于「因缘和合」,故其「自性本空」[3],因而后世也称「空经」。

似乎和自己想出来的见解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要感谢教我的网友。

[1]林崇安. 谈谈《大般若经》 (PDF).

[2]田光烈. 大般若经. 中国大百科全书.

[3]正如法师. 《大般若经》是一部什么样的经典?.

[4]史丹佛监狱实验得到的结论:整个实验过程描绘出在处于特定的情境下,我们如何在心理动机的催化下,做出「一般的我们」不会有的反应。应该被修改为纽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杰伊凡(Jay Van)所表示的,与其说「史丹佛监狱实验」阐述了人们会如何盲目服从被给予的角色,不如说人们可能会在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者的说服下做坏事,还会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分子。PS个人认为或许可以修改为当处于特定的情境下,我们会在心理动机的催化下,很容易地做出「一般的我们」不会有的反应,但是没有史丹佛监狱实验说的容易。或是在强而有力的领导者或是社会的规定或显性、隐性的制度下做坏事还会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分子,类似Jay Van的另外解读。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的人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受制于社会制度或是约定俗成的社会规范,并非百分之百自愿。
unreproducible psychological experiments无法重现的心理学实验(没有再现性的心理学实验) 2018–06–18作家:史丹佛监狱实验是场骗局by:泥仔https://dq.yam.com/post.php ?id=9475

[5]量子力学「推翻」(严格来说应该是「修正」)了古典的因果论。2018/05/25霍金和黑洞:霍金一生的追寻让我们知道了哪些事?http://pansci.asia/archives/139118

量子力学有因果律,但是和古典物理的不同。所以严格来说士修正了古典物理的因果。婆罗门教的因果是否等同于经典物理的因果或是量子力学的因果不可知,可能古人认知的因果顶多是古典物理的因果,因此这个因果律是可以超脱的。或是佛所说的因果是量子力学的因果,可以超脱则是因为佛不是物理可以解释的东西。

文章来源: 吴宗聪(Tsung-Yin Wu) 侵权删。

评论